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农优一百 > 博士妈妈

博士妈妈“蛋姐”的自白书

       我是农民家的孩子,刻苦读书23年,当我拿到医学博士那一刻,我热血沸腾,以为终于能改变世界,医治好人间疾苦的疑难杂症了。但是当我看到一起又一起三聚氰胺、苏丹红、地沟油事件,真是冰天雪地般的寒心。而恰巧这个时候我升级为母亲,小精灵的降临让我欣喜又担心,我开始把所有注意力放到了她的饮食健康方面。

 
      在那个闭塞的山沟沟里,能出一两个博士是相当不容易的,父母靠着耕种田地的所有积蓄支持着我不断的念书,我所有的压力和动力都投入到学习之中。付出既有回报,获得奖学金之余我发现已经深深爱上了我所学的专业---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专业,不断的攻读和钻研,在2013年也戴上了博士帽。父母也非常欣慰,希望我救死扶伤,最一名优秀的从医者。
 
      那一年,媒体在大量的曝光食品健康问题。调查地沟油事件的记者李翔街头被刺数刀身亡,喝三鹿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,成为”大头娃娃“,人造鸡蛋、注水肉、瘦肉精事件层出不穷,我们餐桌上每日三餐的食物让我震惊,我们的下一代是在怎样的环境下成长?
 
      带着沉重的思绪回到老家,母亲还是一如既往为我做五谷杂粮,去山上捡拾野鸡蛋。也许在城市里生活太久,吃到儿时的食物格外美味。我开始留意到家乡的纯天然生态食品,由于医学专业的背景,我把关注点放到了野鸡项目上,野鸡与我们普通的鸡品种不一样,具有好动,少吃多餐,只吃五谷杂粮和野菜昆虫的习性,更独特的是,由于野鸡的淋巴细胞和吞噬细胞较普通鸡种发达,抗病能力极强,几乎不会生病,更无需注射抗生素。家乡的野鸡蛋与我们常吃的鸡蛋也很不一样,个头较小,色彩斑斓,煮熟后口味极佳,鲜嫩可口。带着好奇我将几个野鸡蛋带回北京的实验室调查测试。
 
      经过数十份报告论证、38项常规检测,和实验室的其他三位成员终于发现了野鸡蛋高营养的“秘密”。我们开始着手在大别山腹地数百家农户中进行调查和筛选,挑选合格的养殖农户成为我们的合作供应商,我们输送先进的科学放养培训,塑造野鸡原始生长的天然环境,让科学和自然撞击出生态的结合产物。
 
      虽是产品的前期,但我们团队做野鸡蛋的项目风声不胫而走,大家都称我们为”博士妈妈“团队,而作为项目发起人,江湖人称“蛋”姐。有很多孕妇妈妈咨询我们的产品后大获好评,而媒体也闻讯联系我们做专访报道。
 
      其实,我想做的仅仅是很简单的事:为下一代提供健康成长的食物。我不是产品生产者,我只是生态的搬运工。在这个充斥着利益和欲望的世界中,我只想做一个合格的妈妈,我希望我的孩子和家人平安健康,再说大一点,我希望把这份健康传递给更多家庭和更多新生的希望。这就是我做“博士妈妈”野鸡蛋的初心,愿健康与您常伴!
24小时热门资讯
24小时最新信息